【建始地名掌故121】状元屋迹和詹邈的传说

距建始县城7.5公里的长梁乡铜锣村四组,有一个地名叫状元屋迹的地方,这里就是恩施州有史以来,在科举场上唯一考中状元的詹邈的故居。

其所以叫状元屋迹,说来话长。

据纂修于明朝正德七年的《夔州府志》(建始卷)和清道光七年编修的《施南府志》及清嘉庆版《建始县志·学校》等史料记载:詹邈,字器之,公元1054年出生于长梁乡铜锣坝一个贫苦农民家庭。幼年父母双亡,与爷爷、奶奶相依为命。虽家境贫寒,但詹邈天资聪明,喜读诗书。爷爷奶奶见他人穷志高,就省吃俭用,同时找至亲好友相帮,供他入私塾念书。詹邈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,起五更、睡半夜,十年寒窗,学业终成。经过乡试、会试,直至殿试,终于在北宋元祐三年(1088年),以博学宏词科第一名被皇上钦点为状元。报喜人从北宋都城开封,赶到建始县府和詹邈的家乡铜锣坝报喜,顿时,建始县城和铜锣坝沸腾了。人们奔走相告,额手称庆。县令立即拨出库银,把从县城到长梁铜锣坝的羊肠小路修筑成官道大路。又拨出银两,招募工匠,在詹邈的家乡修建了状元坊。

状元坊由住宅和箭楼两部分组成,占地约6000平方米,住宅约占地5300多平方米,箭楼占地约660平方米,其规模之大在建邑民居中实属罕见。现状元坊住宅早已垦为耕地,据当地农民董氏介绍,他耕地时曾在此挖出凸锣、马锣各一面及瓷盘数块。现可见遗物除散落四处的砖块、陶片外,还有砌在石坎内的残缺碓窝一个、刻有篆字的石板数块。箭楼乃为詹邈练箭所修,而今也是只见其基,不见其楼。四周基石仍存,均以青石凿条砌成。东台基脚上掩盖黄土堆;西台基高3米、长11米、宽10米,长方形墩子石砌成;台基西南向尚有残存的石门,门框和阶台仍清晰可见。

状元坊毁坏如此,并非时间的作用,而是人为的破坏。为何会遭受人为的破坏?还有这样一个传说。

詹邈被钦点状元以后,奉旨在京为官。一日代哲宗行政的高太后在举行庭议时,见到了玉树临风、一表人才、学富五车、风流倜傥的詹邈,立即为其男儿的气质和书生的机敏所吸引。当她知道詹邈尚无家室时,心中甚为高兴,因为其女天香公主尚未招聘附马。议事完毕,高太后令新科状元詹邈留下,并请入后花园与天香公主相见。婚事就由高太后一锤定音,并择日于是年仲夏的一天举行婚礼。

古言“洞房花烛夜,金榜题名时”是人生两大幸事,詹邈既中状元,又被招驸马,这该是何等的荣耀!至吉日,青春焕发的詹邈,在隆重的仪式中走向高贵娇艳的公主。在司仪官高唱“一拜天地、二拜高堂”的赞礼声中,詹邈和公主双双叩拜,最后只剩下夫妻对拜了,正在此时,一阵轻风吹来,公主薄如蝉翼的裙裾被轻轻卷起,张邈一下子愣住了,尽管司仪官连喊几声“夫妻对拜”,可詹邈竟然没有听见,因为他看见公主的小腹隆起,已有身孕。詹邈当即扯下礼服,直奔高太后而去。他仗着年轻气盛,竟直言不讳地告诉高太后公主已有身孕,他不能和公主成亲,并愿以项上人头作质。高太后一听,异常震怒,立传御医诊断。熟料,经御医确诊,公主果已身怀六甲,且已三月有余。詹邈坚持退婚,高太后也只能打掉门牙往肚里吞。

詹邈的拒婚,不仅当众羞辱了天香公主,激怒了高太后,更为严重的是挑战了至高无上的皇权,得罪了整个朝廷。过了不久,詹邈即被莫名其妙地卷入“元祐党争”之中,被加上反叛朝廷的罪名,并在一个阴雨连绵的日子受腰斩之刑而死。同时,朝廷还派出钦差到建始,下令将状元坊拆除。好在詹邈的家人在听到风声后,立即隐姓埋名逃往他乡、不致被株连惹上灾祸。状元坊虽被拆毁,但从此以后,人们便将此处称之为“状元屋迹”,其传说也至今未泯。

(资料搜集:曹忠贵、黄继波、张绍国   故事撰写:戴凤庭)(编辑李小蝶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