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建始地名掌故114】业州镇云雾观奇闻

云雾观,是业州镇茶园沟村的一个居民点,位于茶园沟村西北部,距村民委员会驻地3千米。东临天坑湾,西面和南面与戴陈沟村接壤,北面与洞门口相连。村民房屋沿村道两旁分布。村民以王姓为主,多为土家族。

此地有一山岭,顶部较为浑圆,长三千多米,宽二千余米,表面积达六平方千米以上,是建始县与重庆奉节县的分水岭。山岭上并列着三座山峰,形状酷似鸡爪,故早前称此山岭为“三爪山”。后来,先民择地修建庙观,居中的第二山峰即“二爪山”最高,海拔达1624米,且山峰上松、杉挺拔,灌木葱郁,黄连、贝母、党参、天麻等药材,更是应有尽有,据业内人士说,这是一个适宜修庙建观的灵秀之地,故决定在此峰修建庙观。此山峰高耸入云,常年云雾缭绕,庙观落成后,也是云遮雾绕,就如同耸立在云天雾海之中的仙宫一样。根据这一特点,人们就将庙观称为“云雾观”。清朝末期,“哥佬会”将此道观作为秘密活动的据点,后被官府发现,将庙观拆毁,但留下了哥佬会的许多遗迹、遗物,后人在此还发掘出一些物件,为研究“汉流”组织在建始的活动,提供了重要的历史佐证。今云雾观遗址,仅有残缺的房屋墙基和一口古井。为方便游人行走,后来又新建了3500多米的旅游步道。由于云雾观居民点位于这庙观所在的山峰下面,故人们即以“云雾观”为此居民点的地名。

说起在这二爪山上修建“云雾观”,早前,这里还有一个奇异的传说。

相传很早以前,这里有一个名叫银娃子的孩子,和年迈的老娘相依为命过日子。老娘死后,没有给他留下任何值钱的遗产,仅有一只大红公鸡。

这只大红公鸡可漂亮呢!高高的大红冠子、长长的油亮脖子、金红色的毛片。走起路来,头抬得昂昂的、脚步迈得高高的,怪雄气的。银娃子每天天还没有亮、大红公鸡才叫头遍,就起床带着公鸡到地里干活;晚上星星、月亮出来老高了,他还在地里忙活。那大红公鸡也不闲着,它用爪子在地里扒着找虫子吃,扒得地里的泥巴细细的、松松的,如同牛犁过、耙过一般。因此,地里的庄稼病虫害少、长得好、产量高。俗话说“天道酬勤”,慢慢的,银娃子的日子,就渐渐地过得好起来了。

这孩子邻近有一个富家子弟,父母死后,给他留下了一大宗家产。但他什么事情都不爱做,一天到晚,只知吃好的、喝好的,靠着卖卖当当过日子。没有多久,一份殷实的家当就被他败光了,只剩下唯一的一头老黄牛。有一天,日上三竿、太阳都晒到他的屁股了,他还赖在床上。肚子实在饿极了,才慢慢地伸了个懒腰、爬下床来。他环顾了一下家徒四壁的房间,打算把老黄牛牵出去卖掉,这样既可免放牧,又可换几吊铜钱,吃几餐大酒大肉。哪晓得他刚走到牛栏边,就看见老黄牛倒在地上,鲜血流满了一地。更奇怪的是,一个穿着红黄色衣服的女子,正伏在地上舔牛血,一面舔、一面还咂着嘴。他咋一看感到很惊讶,待看清楚牛已经死了以后,就气不打一处来,因为他想了好久的大酒大肉,全靠卖了老黄牛去实现,现在落空了!他想,我的牛肯定是这女子给弄死的。他正想发作,只见那女子抬起头来,娇声荡气地媚笑着,说道:“好哥哥,这牛血的味道鲜得很呢,你也来尝尝吧!”

本来一满肚子气的他,一见到这女人那一张嫩粉粉的脸、那一双水盈盈的眼、那一张红扑扑的嘴、那弱柳扶风的样子,尤其是那一声娇滴滴的“好哥哥”,他顿时魂都掉了,气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,一下子竟变得像绵羊一样温顺,像哈趴狗一样可人。他还连忙走过去把那女子拉起来,说这样太脏了,不如把牛血弄到屋里去再喝。

原来这女子是一条蜈蚣精,最嗜好喝动物的生血。它虽然修炼多年,已能化成人形,但法力尚浅,还需采人之阳,方能法力大增。今见这男子这般热情,哪里还需做作,连忙顺势站起来,倒在男子的怀里,由那男子半搂半抱的进了屋。这一妖一人,一个是心怀鬼胎,一个是色中饿鬼,哪里还等得到晚上,进屋就迫不急待地勾搭上了。

蜈蚣精正愁找不到合适的人采阳,这下遇着这个又贪、又懒、又好色的家伙,真是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”。尤其是这里近邻仅有一户人家,而且家里只有一个半大小伙子,一天到晚也看不到他,根本不会有人发现它。蜈蚣精高兴极了,从此就心安理得地住在富家子家里了。

俗话说“坐吃山也空”,这富家子原本就不会过日子,如今又添了一个吸血的小妖精,只有出的、没有进的,日子当然一天不如一天。然而邻居家银娃子的日子,却一天比一天好起来,粮食吃不完,腊肉满炕架,富家子就想谋取他的财产。于是,他要蜈蚣精去勾搭那孩子。开始蜈蚣精假装不肯,经富家子好说歹说,它才勉强答应。又说:“那你必须先设法把他家那只大红公鸡关起来,免得它吵死人!” 富家子还真以为是女人怕吵,立即跑到银娃子家,说这几天他看见来了好多黄鼠狼,要他把鸡关起来,以免被黄鼠狼拖去。还说他们是邻居,他才专门来告诉他。那孩子当然就把大红公鸡关上了,还千恩万谢地向富家子道了谢。

第二天,蜈蚣精就化作一个落难的姑娘,来到孩子家门前,坐在台阶上哭哭啼啼。嘴里不停地说着:“好心的人啊,救救我吧!去年我爹死了,前几天娘又死了,我一无三亲六戚、二无房屋田产,叫我一个弱女子怎么活哟!”一边说着还一边嚎啕大哭。银娃子听见外面的哭声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连忙跑出屋来看,只见台阶上坐着一个哭得满脸是泪的姑娘。虽然姑娘泪眼婆娑,但仍然遮掩不住她那妩媚而又漂亮的脸蛋。他长了这么大,还没有这么近距离接近过一个姑娘,如此可怜而又好看的姑娘,更是没有见过。这时,他手脚也不晓得怎样放了,话也不晓得怎样说了,只是不知所措的、腼腆地看着姑娘。蜈蚣精见到他这个样子,知道这是一个容易忽悠的嫩雏。便忽然破涕为笑地说道:“小伙子,我看你怪老实的,我又无家可归,今后我就跟着你过日子吧!你下地干活,我给你做饭,洗衣,做家务,你回家有热饭吃,晚上有人暖被窝,好不好?”还未等银娃子作答,她反倒反客为主地拉着银娃子进了屋。这姑娘施展媚术,将单纯的银娃子迷住了。没过几天,小伙子就被搞得头昏眼花、面黄肌廋了。

几天过去了,富家子见姑娘还不回来,等不及啦,就到孩子家去,隔老远看见大公鸡在鸡笼里扑腾。他想,我不如先把这鸡偷回去,好久没吃过鸡肉,喝过鸡汤了。他一边想着鸡肉、鸡汤的美味,一边就去把鸡笼子打开了。不想,鸡笼刚一打开,大红公鸡就冲了出去,富家子哪里追得上。俗话说“做贼的心虚”,他害怕银娃子知道他来偷鸡,只好悄悄地溜回去了。

大红公鸡看见富家子走了,就去找自己的主人。它一走进银娃子的屋里,就看见主人躺在床上,病怏怏的,晓得是出了事。跟着,它又听见后面屋里有悉悉索索的声响,走进去一看,原来是一个女子躲在里面,大红公鸡一眼就认出那女子是一条蜈蚣精。它这时什么都清楚了,它伸长头颈、用力一扑,狠命向蜈蚣精啄去,蜈蚣精见大红公鸡扑来,吓得一身都软了,跌在地上、现出了原形,扭转头,扯起脚就逃。大红公鸡鼓起翅膀,跟着就追。那蜈蚣头钩扭扭、身节歪歪、百脚散乱,张惶失措,没命地逃跑;那大红公鸡昂起头,张开嘴,鼓起翅膀,翘着尾巴,向着蜈蚣猛追。不一会儿,蜈蚣精就逃到一个山岭上,大红公鸡紧紧追上蜈蚣,立即一只脚将蜈蚣的尾巴踩住。那蜈蚣把头高高的抬起,狠狠地在大红公鸡的脖子上咬了一口,并咬住不放。大公鸡伸出长长的嘴壳,狠劲的在蜈蚣头上啄了一嘴,并迅速伸出另一只脚爪,准备去抓蜈蚣的头。不想,由于蜈蚣咬了它一口,将大量毒素注入了它的体内,加上大红公鸡又在蜈蚣的头上啄了这一嘴,进一步加剧了毒发。此时,虽然蜈蚣被大红公鸡啄死,但大红公鸡也瞬间毒发,它的脚爪还来不及放下,就那么伸着僵死去了。

第二天,当人们走出家门时,奇怪的事发生了,人们看见,那原本浑圆缓平的山岭上,竟并列着生出形似鸡爪的三座山峰。

也就在人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银娃子做了一个梦。梦里,大红公鸡对他说,那三座山峰是它的爪子变的,从此以后,蜈蚣只要看见它的爪子,再也不敢来此地作怪害人了。果然,从那以后,这地方就很少有人看见蜈蚣。人们从银娃子的嘴里知道事情的原委后,为感恩大红公鸡,就将这三座山峰叫作“三爪山”。后来因为音讹的原因,又被叫作“三啄山”。

为使后人永远记住大红公鸡的功德,人们决定在最高的第二座山峰上修一座庙观,供奉鸡神。由于这庙观位于高高的山岩之上,工匠上到屋顶,即头发晕,眼发花,有恐高的感觉,无法正常施工,人们只好祈求鸡神保佑。后来工匠们发现,只要上得屋去,就会被云雾团团围住,也就看不见周围的一切,头也不晕了,眼也不花了,自然恐高的感觉也就没有了。人们认为这是鸡神保佑而生出的云雾,因此庙观落成后就起名为“云雾观”。庙中供奉的就是二十八宿中的鸡神—“卯日星君”。

同时,从那时至今,这里的人们对大公鸡、特别是大红公鸡,就看得十分贵重。起屋建房,匠师在中柱(即顶梁柱)上画符,只用大红公鸡的血;家中老父、老母逝去后出殡,一定要在棺材上面放一只大公鸡,用以镇邪护棺;异姓人结拜兄弟、歃血为盟,必饮生鸡血酒;逢年过节,走亲访友、最贵重的礼物就是送一只大公鸡;姑娘出嫁后生了儿子,女婿去给老丈人家报喜,带上的礼物必有一只大公鸡。

后来,云雾观虽被拆毁,供奉的鸡神也不在了,但这里的人们每逢节庆之日、红白喜事,仍然会带上香烛去祭拜卯日星君,希望得到鸡神的护佑,让第一线光明的曙光,最早照到这里;让这里的人们,永远吉祥、永远安宁、永远幸福。

(资料搜集:周恒  邱昌松  故事撰写:戴凤庭)(编辑李小蝶)